• 13460316789
资讯列表

B站8亿拿下LOL三年S赛独家直播权电竞赛事+IP走向何方?

2020-01-28 04:07:51作者:皇家利华官网-皇家利华娱乐-皇家利华官网手机版

  用户数量多达4亿,产业生态规模超千亿元,我国电竞市场已处于多维度进阶、快速爆发的春天。

  近日,有媒体消息称B站以8亿元价格拍得英雄联盟(LOL)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权,与其竞拍的企业还有斗鱼、虎牙、快手等直播、视频平台。据悉,这是LOL首次拍卖电竞版权。有观点称这或将是继耐克签约LPL以后,电竞领域的又一里程碑事件,其意味着电竞行业进一步走向知识产权付费时代。

  1998年至2003年是我国电竞产业的探索期,彼时星际争霸、反恐精英等游戏发布,我国首家电子竞技对战平台于2000年开始运营,掀起了我国电子竞技的首次热潮。

  2003年,电子竞技被纳入正式的体育项目,掀开了电子竞技产业的新篇章,但2004年,受至于“禁娱令”,电子竞技相关宣传受到印象,行业投资减缓。2008年-2016年间,穿越火线、地下城与勇士、英雄联盟等游戏相继发布,成为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官方比赛项目。这一时期为电子竞技产业发展的沉淀期。

  而近几年,电子竞技进入真正的爆发期,教育部、文化部等多个主管部委相继发布鼓励电子竞技发展的政策和措施,电子竞技的竞技本质被认可,行业进入了政府扶持、政策支持的新阶段。

  据企鹅智库发布的《2019电竞产业报告》,2019年全球电竞核心爱好者将达2.01亿人,非核心电竞观众将达到2.53亿人,中国核心电竞爱好者达7500万,是全球电竞核心爱好者最多的国家。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腾讯、网易、三七互娱和游族网络等游戏厂商是上游游戏开发与运营市场的主要成员,其作用是为市场提供高质量的精品游戏形成用户基础,进而推动顶层电竞赛事设计。

  中游是由上游衍生的内容,主要包括赛事运营、电竞俱乐部和内容制作等。在整个电竞产业生态中,赛事是核心承载资源,具有强大的内容变现空间。

  下游则是负责传播内容的直播平台,直播平台已成为电竞赛事最主要的传播渠道。

  无论是上游的游戏开发商还是下游的直播平台,企业入局电竞行业均有其商业逻辑与盈利需求在内。

  据了解,电竞商业变现主要依靠电竞游戏收入、衍生收入、赛事收入。其中,电竞游戏消费占比超50%,占据主导地位,在其他收入链条中,电竞直播占据了38%的份额。

  但随着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入局者的变现也存在诸多风险——游戏生产商与直播平台之间的侵权与不正当竞争风险不断提高,直播平台与主播之间因跳槽导致的纠纷也逐年增加。游戏生产厂商——直播平台——主播之间的“三角关系”如何实现平衡?成为短时间难以解决的问题之一。

  早期,电竞领域的内容授权并不受重视。近年来,随着产业的火爆,版权收益开始受到关注。

  以腾讯为例,2018年,腾讯电竞旗下赛事在版权授权的收入是3.7亿元,而今年截至6月,电竞赛事版权收入已经突破了4.5亿元。

  有数据显示,腾讯系直播平台开播量在我国游戏直播的占比达到88.7%。而在开播量前十的电子游戏中,由腾讯研发或者运营代理的游戏占据了七款。可以说,腾讯在电竞市场中占有绝对优势,既是上游游戏开发商,又投资了下游的直播平台。但处在急速发展中的行业仍面临诸多知识产权问题。

  小编在知产宝数据库以“腾讯”及腾讯旗下的“英雄联盟游戏”为关键词进行检索,近4年内,仅涉及该游戏的案例就有19件。案由包括著作权合同纠纷、侵害商标权、侵害著作权、不正当竞争纠纷等。

  此外,数据显示,仅在2018年末至今年5月,腾讯已因游戏直播先后8次申请禁令。

  除游戏厂商起诉平台不正当竞争、著作权侵权等之外,直播平台之间因游戏视频版权问题引发的纠纷也不在少数。

  其中广为人知的是广州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斗鱼)与上海耀宇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耀宇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该案例已入选典型案例。

  该案起因于电竞游戏“DOTA2”。据悉,“DOTA2”游戏系世界知名的电子竞技类网络游戏,该游戏的开发商为“ValveCorporation”,其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代理运营商为完美世界(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完美世界)。

  2014年4月28日,耀宇公司与完美世界签订《电子竞技赛事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约定了双方就DOTA2职业联赛、DOTA2亚洲杯冠军赛等电竞类赛事进行合作,合作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视频转播权独家授权给耀宇公司等事项。

  2015年1月至2月期间,耀宇公司举办了DOTA2亚洲邀请赛,并通过火猫TV网站对比赛进行了全程、实时视频直播。2015年1月16日,耀宇公司向斗鱼发出《公函》,称耀宇公司是DOTA2亚洲邀请赛的独家授权直播平台,斗鱼未经授权全程同步盗播该赛事,严重侵犯了耀宇公司的利益,要求斗鱼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

  经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斗鱼在该案中被判赔100万元。

  因电竞游戏直播引发的纠纷未止步于游戏厂商与直播平台之间,与直播平台唇齿相依的主播们也牵连进来。

  继熊猫直播因主播跳槽起诉斗鱼直播后,触手直播也以不正当竞争为诉由,将虎牙直播诉至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此案起因于原触手直播主播李某在签约期内跳槽至虎牙直播。今年10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直播了该案的庭前会议,据庭前会议内容显示,触手直播向李某及虎牙直播索赔1319万余元。

  可见,随着电竞行业不断发展,游戏厂商与视频平台、视频平台与主播之间均存在诸多知识产权问题。作为体育赛事版权领域的分支,电竞版权是否也将走上天价版权的路途?

  关于直播游戏画面,目前仍有争议的是,其是否构成作品?北京大学法学院杨明教授在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认为,游戏动态画面可以构成“作品”,但接下来必须处理好如何与该作品相关主体进行“赋权”的问题。其主体可能涉及游戏开发商、运营平台、代理商、发行商、主播等。

  对于各大电竞直播平台而言,会员付费收入在版权所有收入中占据的比重并不大。若电竞赛事版权价格踏上体育赛事版权后尘,成为天价版权,怎样的变现途径才不是杯水车薪?

  据钛媒体报道,2019年3月13日,斗鱼DOTA2官方微博宣布“梦幻联赛S11”于3月14日正式开赛,由于斗鱼拥有独家官方直播版权,因此斗鱼方面希望通过这个机会来进行电竞付费观赛的试水——比赛期间观众需要单独花费6元购买“办卡”道具才能观赛。

  DOTA2的观众群情激愤,指责斗鱼“吃相难看”。次日,无法扛住舆论压力的斗鱼便再次更新了说明,取消了强制付费观看的策略,斗鱼的付费观赛尝试以失败告终。

  另外,继B站花费8亿元买断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三年独家直播版权后,12月4日,据官媒报道:LPL在S10赛季的全部比赛直播权被企鹅电竞独家拍下,包括了2路的制作权;而虎牙则是买下了50个比赛日的直播,以及1路的制作权。

  可以说,处在上中游的各大直播平台纷纷斥巨资购买电竞赛事版权,但除了广告、运营活动及赛事直播带来的打赏与流量外,平台实际上较难通过向下游的用户与观众进行收费等形式实现变现,回收成本。

  尽管有观点称,在不久的将来,电竞赛事将成为游戏直播平台以及旗下主播最有力的版权护城河之一。但仍处在急速发展期的电竞行业还需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的各项规则,改变观众及用户的定向思维,探索版权变现的更多形式。